教育扶貧:從牽手計劃張北項目談縣域社會工作發展助力鄉村振興

    2020年12月28-29日,總書記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了“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重中之重”,而“三農”工作的歷史性轉移就是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如何創新鄉村治理方式?如何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如何實現教育扶貧助力新時代的鄉村發展?北京工業大學耿丹學院社會工作專業負責人、了飄工作室創始人、北京大智雲社會工作發展中心理事長張靜,基於“社會工作教育扶貧”視角、結合牽手計劃張北項目的實施過程與經驗,聚焦三個方面談了自己的看法。
   
聚焦1:牽手計劃張北項目的緣起與實施
    近3年來,北京市委社會工委市民政局落實民政部有關要求,啟動了京冀蒙“牽手計劃”社工機構服務項目。該計劃從北京的市級社會工作服務機構中遴選了32家社工機構赴河北省、內蒙古自治區開展社會工作扶貧援助,也是北京市委社會工委市民政局紮實做好扶貧協作和支援合作、京津冀協同發展等重點工作任務,及發揮社會工作專業力量助力扶貧攻堅及脫貧鞏固的重要舉措。 2019年-2020年,北京大智雲社會工作發展中心連續參加了民政部門資助、北京社會工作者協會指導的社會工作機構“牽手計劃”服務項目。在兩年的牽手合作過程中,北京大智雲社會工作發展中心堅持政治站位,強化了社會工作者的責任擔當使命意識,通過專業服務、資源整合,縱橫研討等方式,為受援地河北省張家口市張北縣孵化出了第一家社工機構,培養了當地的社會工作專業人才,搭建了若干個多方合作的研究機構及基層社工服務站點,助力在地民政部門探索了老年社會工作、兒童社會工作、農村社會工作、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併為受援機構張北縣紅楓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老年公寓的老年人和照護者,及脫貧村的留守兒童提供了社會工作專業示範服務。
   
聚焦2:社會工作教育扶貧的目標與特色
    張靜老師認為:眾所周知,2020年是我們國家扶貧攻堅的收官之年,也是北京民政攜手河北、內蒙民政部門發起“牽手計劃”社會工作機構扶貧合作項目的收官之年,還是我們國家“十三五”發展收官、“十四五”規劃開啟的過渡之年。在承前啟后的歲月里,在國家日趨重視社會工作專業的優勢與力量,大力支持社工發展的系列政策利好實施等大環境下,社會工作教育扶貧的確通過“牽手計劃”等類似的合作途徑發揮了優勢功能,比如,社工服務逐漸地被引入貧困覆蓋地區的不同區域、不同領域、不同人群的視野,社工扶貧的大力舉措也讓越來越多的人們認識到社工助力生活的美好。
    牽手計劃社工扶貧項目的目標基本設置為三個:受援地的社工機構孵化;在地社工人才培養;社會工作專業服務項目示範。北京大智雲社會工作發展中心在牽手計劃張北項目實施過程中,基於成果導向開展社會工作教育扶貧服務,凸顯了以下七大特色:第一,關係的融合。即,與受援區域、受援機構和服務對象都建立了良好的專業關係。第二,需求的摸底。即,採用訪談法,對於受援區域的民政幹部、在地的行業協會、養老院管理者、老年人及其照護者、駐村的扶貧幹部、脫貧示範村的村民、村子里的留守兒童,退役軍人等不同人群都進行了一定程度的需求摸底。第三,服務的專業性。在牽手計劃張北項目的設計與實施中,基於優勢視角理論、生態系統理論的社會工作教育扶貧理念貫穿了始終。不論是個案工作、小組工作,還是社區活動,大智雲社工機構派出駐點張北的社工,都會基於專業規範性流程按需開展在地服務,對待不同服務對象都會盡可能地挖掘對方的潛能與優勢資源,對於受援區域及其相關部門,乃至在地的城鄉社區等,都會進行相關政策倡導,盡可能地促成環境朝向利於在地社會工作發展的方向改變。第四,人群的受益性。大智雲社工機構在協議上對接的是張北縣紅楓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老年公寓,在實際面對合作區域的牽手計劃實施中,機構按需擴大了社工服務面,將服務對象覆蓋到張北縣城及周邊有需要的鄉鎮。比如,各級民政幹部專業化服務培訓;全縣養老院院長老年社會工作培訓;孵化機構社會工作能力培訓;參加社工資格考證人員社會工作能力與實務專題培訓;志願服務助力脫貧攻堅;面向老年人和留守兒童的健康防疫知識等等,這些培訓給各類人群帶去了不同的受益面。第五,理念的普及性。牽手計劃落地張北之前,受援地對於社會工作的認知不太多也不深入;牽手計劃張北項目收官之時,幹部、群眾了解了什麼是社會工作,孵化出來的本地社工都已經具備了一定基礎的社會工作理念與實務能力,可以獨擋一面開展在地的社工服務,這也是一個“播種—生根–開花—結果”的社工扶貧過程。尤其是張北的養老服務受到了老年人及家屬們的好評。第六,項目的有效性。牽手計劃張北項目孵化了一家本土的社工機構張北縣星火社會發展中心,並與在地民政部門、張家口市社會工作聯合會等合作掛牌共建了5个中心和3個社工服務站:張北縣社會組織孵化中心、困境兒童服務支持中心、困境老人社會工作服務研究中心、社會心理服務中心,城市社區居家養老示範服務中心;張北縣紅楓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社工服務站、小二台鎮德勝村社工服務站,油簍溝鎮義和美溝村社工服務站。牽手合作的兩年過去了,紅楓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老年公寓活了起來也亮了起來,老人們慢慢找到了歸屬感、幸福感和獲得感;脫貧示範村的留守孩子們獲得了一定的獨立與自信的成長力量。第七,合作的可持續性。在2020年新冠疫情防控期間,牽手計劃張北項目從未中斷在地服務,反而派出社工連續4個月固定駐點張北開展服務以減少人員流動的風險,將線上線下活動同步配合強化牽手合作示範社會工作項目服務的效果。牽手計劃張北項目結項之前,項目負責人張靜將北京工業大學耿丹學院的社會心理資源對接給了牽手區域,在民政部門合作與支持下,張北項目點養老需求調查覆蓋了全縣12家養老院,為張北縣未來“十四五”規劃的養老服務,及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提供了有效的數據支撐。
   
聚焦3:縣域社會工作發展的現在與未來
    回顧整個牽手計劃張北項目的設計和實施過程,張靜認為這個民政資助項目的牽手合作本身就呈現了一個縣域社會工作發展的階段性歷程。實際上,縣域社會工作的發展,不僅僅是在精準扶貧之路上合作出來的社會工作專業模式的嫁接、專業方法的嵌入和專業服務的示範與創新,應該還需要建立一個多部門、跨區域聯動的民生服務協調長效機制。如果要紮實推進我國縣域社會工作的發展為鄉村振興而助力,張靜建議從以下三個方面去着手。
    第一,縣級行政機構要加大對專業社工機構類民辦非企業的審批力度。比如說,縣級社會工作機構的孵化,是一個從無到有改變在地公共事務管理部門服務觀念的過程。目前,在我國部分城市會有一個部門叫做行政審批局(行政審批服務中心),一般是當地市政府為了落實簡政放權、多證合一而設立的派出機構。該機構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接收群眾的辦事材料進行審核,符合條件的就發證,材料不全的就請群眾補充材料。由於部分縣城的社會工作發展相對而言比較滯后,在地行政審批部門容易把社會工作機構等同於基金會、社團、慈善公益機構,甚至服務類的企業來審批。這樣一來,可能增加了在縣級民政和審批部門之間的溝通環節,導致部分有意向和精力想投入本地社工事業發展的捐助人或一線社工,會因為註冊資金、註冊場地、服務定位等諸多限制而喪失註冊社工服務機構的熱情。要減少這種情況出現,就要進一步專業化我們的幹部隊伍,整體上擴大社工宣傳,在各個行政部門中普及社會工作的功能和社工所能發揮的重要性。
    第二,縣級財政預算要把政府採購項目資源向本地註冊社工機構傾斜。對於社會工作發展正在起步的多數縣城來說,基層民政部門必須認識到,社工並不是雷鋒,即使做了一些新時代雷鋒可以做的事情,那也只是部分社工人在某一些服務領域的縮影。一方面,社工人多數傳承了雷鋒精神;另一方面,社工雖然肩負“助人自助、增進群眾福祉”的倡導使命,但社工更需要紮根於機構生存,也需要專業規範,更需要成本扶持。說得更通俗一點,社工機構承接的服務項目,需要專業社工的人工成本支撐才能完成項目執行,因為社會工作在教育領域是一個專業,在社會分工上是一個職業,在社會分層上是一個行業。如果縣級民政部門逐步推進政府採購項目資金預算優先滿足本地註冊的社工服務機構服務,那麼在地重視社工人才培養及支持城鄉社區發展等層面的工作效率會越來越高。
    第三,縣級民政部門要把慈善公益與專業社工機構本土發展相對分開。張靜認為,社會工作者、社區工作者、志願者、義工,這4個名詞都有其不同的群體特徵,規範,責任義務和價值歸屬,縣級民政部門在管理不同的非盈利組織過程中,切忌不能把部分不同類型社會組織做的慰問拍照、捐物驗收、籌資自足、民間救助、興趣活動等比較熱鬧的慈善或公益行為等同於是社會工作服務機構必須要做的事情。慈善是慈善,公益是公益,企業是企業,民辦非企業是民辦非企業,社團是社團,基金會是基金會,社會企業是社會企業,社工機構是社工機構。當我們各地的基層民政部門,聯合其他行政部門把在地社工服務機構扶持起來,重視起來,發展起來,就能培育出一批批基層本土發展的專業社會工作者。換言之,縣域社會工作發展起來了,老百姓的生活質量自然而然就提升了。
    教育是一個龐大的永恆話題。社會工作的教育扶貧,不論針對哪裡,針對誰,都需要有理念、有思路、有行動、有反思、有發展。在不同區域,扶貧的故事很多,曾經牽起的手很溫暖,但我們相信:牽手再放手的社工之花,未來會開得更美……

 

【其他文章推薦】

※市售產品百百種,生薑洗髮精有用嗎?看專家怎麼說~

※查詢新竹禮儀公司合法立案名單一覽表

住宅用火災警報器裝對了嗎?

※洗澡最怕忽冷忽熱,該選擇哪種熱水器呢?

※金價漲不停?結婚黃金出租正夯!

義雲高大師絕版藝術畫作

高價收購黃金推薦優質商家